看完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,许多年轻人这样约定

01-09已围观评论

  从贰零贰零年跨到贰零贰壹年,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爆了。自去年壹贰月叁壹日上映,截至贰零贰壹年壹月贰日壹贰时,该片的实时票房已超伍.伍亿元。

  电影由韩延执导,是他继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后“生命三部曲”之二。

  故事里有两个抗癌家庭,两个因罹患脑部肿瘤“开过瓢”的孩子。

  韦一航(易烊千玺饰)想要闯世界,心里住着一个大冒险家,可惜被疾病困住了脚步,成了“无法远离家”的孩子。好在,父母、长辈始终用爱意将他环抱。

  父亲韦江(高亚麟饰)、母亲陶慧(朱媛媛饰)总是乐呵呵地面对生活的难。

  经济上的窘迫,导演用小小的细节点到为止,比如父亲多年未更新的背心肩头有了明显的磨损,比如孩子偶尔撞破父亲下班后开专车、母亲在菜市场拣菜的事实。那些精神上的痛,韦家的父母总用温暖、乐观和爱去合力抵抗。孩子想出去看世界,父亲掏出攒了许久的钱,“这一万多,想想应该够了吧”;儿子怕被女生说“妈宝”,母亲却戳破他“你怕失去她”……

  即便是谁都害怕直面的那个问题——孩子走了后,父母怎么活——韦家父母也用意想不到的笨拙又可爱的方式,慰藉儿子,触到了大银幕前无数人的泪点。

  另一个孩子叫马小远(刘浩存饰),乐天派的美丽姑娘,是病友群里的开心果,也给韦一航原本“丧丧”的生活里照进了一缕暖阳。马家的父亲(夏雨饰)开着修车铺和女儿相依为命,听着惨兮兮的日子,父女俩嬉皮笑脸就一路闯关至今。

  两组生活轨迹交叠之处,生老病死固然有,更多时候,是一个人温暖另一个,一群人温暖另一群,哪怕自己有的并不多。

  影片上映后,许多学者称之为“贰零贰零年迄今的佳作前三”,尤其是易烊千玺与刘浩存两个年轻人,贡献了难得的青春戏份。

  在疾病的阴影下,在亲情的边上,少年人带着浅浅忧伤的爱情很是动人。

  影片一开始就清晰立住了两个孩子的鲜明形象,韦一航丧丧的,一副勘破一切的模样,因为病痛折磨、逆反心理、担心自己是家人负担等理由,外冷内热,常喜欢把自己封闭起来。就像他在雨里告白的那样:“我这个人走路喜欢挨边走,我坐公交车必须得缩在最后一排,我不想跟任何人产生联系,我怕我刚把我的真心掏出来,我就死了。”

  马小远则是个又酷又热情的女孩,相信世间美好,对人对事似乎总有鼓不完的劲儿、散发不完的热力。她珍惜生活的每一天,因为,“我从五岁就大把大把吃药,那会儿我就知道,活着就不是件容易的事”。

  两人一冷一热、一迎一拒,碰撞出可爱的花火。他们骑着小电驴行驶在夕阳下的画面,是令热恋中人都会艳羡的美好。

  至于自娱自乐的高仿版冒险家之旅,更是片中的高光时刻,成年人眼中冒着傻气的行为,两个少年做得投入、带着渴望。

  只是,此刻有多少天真浪漫,韦一航守着病榻上的马小远说“你等着吧,今后呢,我要带你走遍全世界”,便有多少破碎的美感。

  许多观众说,看完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后有了点“观影后遗症”,比如开始想象平行时空的那个自己过着怎样的生活,是否享受着我们此刻的笑,是否分担着我们当下的难,又是否也像这个时空的我们一样在幻想世间另一个“我”。

  其实,跨过了极不平凡的贰零贰零年之后,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我们并不像韦一航那样担心会被深厚的爱意、沉沉的歉疚压弯腰,也没有马小远那样无法任性说走就走的隐痛。生活并不会一直开启“容易模式”,但多数时候,在困难的模式也都有闯关的可能。

  我们有亲人、爱人、友人在侧,相聚碰杯时也有平安健康可祝,只需要我们比往日多几分乐观积极,多几分体察心,体察人生平凡,体察世间美好,体察每个身边人的日常问候,这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日复一日,兴许就是平行时空的“我们”正在奢望的幸福。

  许多年轻的网友说,从走出电影院那刻起,他们约定知足常乐,约定积极向前,约定珍惜每一天平凡的“闯关”生活,替韦一航过好他畅想的平行世界。

  而相约、守约的暗号便是——一朵小红花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搜索

关注我

图文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