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云深尘情记40」这一刻,我济南哪里有代孕的不知盼了多久,怎么会不应约而去呢?

01-09已围观评论

  “含光君,含光君……”

  一大早,卧莲殿的门已打开。蓝景仪因为有事急着要向蓝湛汇报,冒冒失失地冲了进去,谁知,很快又冒冒失失地冲了出来。

  景仪站在门外,不觉咽了咽口水,因为紧张、意外,还有些害怕。具体在怕什么?连他济南哪里有代孕的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他方才看到了什么?

  在景仪眼里一向是生人勿近、清冷严肃的含光君,刚刚正拿着一把木梳,一下一下,缓缓地帮着那平日常与他斗嘴、没个前辈样的夷 陵老祖,梳、头、发!

  一黑一白,二人的身影伫立、重 叠在一起,是那么宁静、和谐;二人看向景仪时的笑容竟是那么相似,均洋溢着幸福与甜蜜,自然流淌出来的那种微妙感觉,让景仪霎那间脸红心 跳,一言未发,忙不迭转身落荒而逃。

  “何事?进来说。”

  蓝湛那低沉又冷静的声音,让景仪终于从惊魂未定中缓了过来。

  景仪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,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
  蓝湛已帮魏 婴把头发扎好,正在系上红发带,一圈又一圈,绕得很是仔细。

  “含、含光君,方、方才义城的驻地弟子传信,当初清理义城,起先有看到薛洋尸 身,可后来想要进一步处理时便不翼而飞了。”

  “这种事,你们居然瞒着不报?嘶……”

  魏婴一听,急急扭头对景仪说这话,不料动作幅度有点大,再加上蓝湛一手还拉着头发,竟扯出轻微的疼痛感。

  “含光君,你轻一点啊!”魏婴语气有些埋怨。

  “好。”

  明明是有人自己扭头弄疼了自己,可有人却乐意把 往自己身上揽;明明是很普通不过的对话,却让景仪有种想要尽快逃离的冲动。

  “那些弟子,估、估计是怕受到责怪,便、便一起把事情瞒了下来,直到含光君问起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  “吧”字还没说出来,景仪便一溜烟儿跑了出去,然后找思追问“为什么”去了。

  “蓝湛,你说,会不会是金阐把薛洋偷了出去,请了什么神医妙手,硬生生把他从死 神手中抢了回来?”

  “有这可能。”

  “他现在顶着杨寻的脸,用的是易容术?也是,他又不是第一次顶别人的脸了。”

  蓝湛回想起几次与杨寻的目光交流,点了点头:“眼神如出一辙。”

  “那是谁帮金阐做这些事?又或者说,谁指使他做这些事?”

  魏婴见蓝湛不语,思索片刻,便继续说道:“看来,你我要离开这里几天了。”

  “为何?去哪?”

济南哪里有代孕的

  “我们得腾出点时间和空间,让薛洋好办事儿啊。”魏婴带着调侃的语气说,他见蓝湛认真又疑惑的表情,不禁莞尔一笑,“他最想要什么?”

  蓝湛明白了。他想要的无非就是修复晓星尘灵识之法,只有让他有机会进入这卧莲殿,他才会露出马脚。

  “那我们去哪儿?”蓝湛问。

  “望羡岗这边,我自有安排。至于我们去哪儿嘛,刚好,前几日江澄来信,现在已入秋,今年莲花坞的第一次莲蓬采摘即将开始,让我一起去凑个热闹。”

  “蓝湛,你是不知道,那场面有多壮观,有多热闹,莲塘中泛着许多小舟,大家一边或唱歌或聊天,一边摘着莲蓬,肚子饿了就直接开吃,空气中都是莲子的香味……”

  魏婴说得绘声绘色,眉飞色舞,不知是因为能再次回到莲花坞,还是因为回想起了往昔那些美好的时光。

  看着眼前人欢乐得像个孩子般,蓝湛脸上也泛出淡淡的微笑。

  魏婴所描述的这一切,蓝湛何尝不知道?他不在的那十六年里,蓝湛不知多少次到过云梦,走他走过的路,看他看过的景,吹他吹过的风,只为了感受他曾经待过的地方的点点滴滴,感受他存在过的气息。

  “二哥哥,你还记不记得,当年在云深不知处,我邀请你到莲花坞,说要给你摘莲蓬,你都不搭理我。”魏婴语气先是不悦,后又转为欢快地说,“现在,你……去不去?如果你不去,我……”

  “去!”

  蓝湛不等他把后面的“如果”说完,就斩钉截铁地 道。这人,如果不拦住他,不知又故意要说出什么话来气人了。

  这一刻,我不知盼了多久,怎么会不应约而去呢?

  我想与你一起,亲身体会我错过的那些岁月里你经历过的每一件事。只要有你在的地方,哪里我都会去。

  魏婴,你的过去,我来不及参与;你的未来,我陪伴到底。

  BY/静室尘情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搜索

关注我

图文推荐